得,這回輪到這兩個大男人被嚇得一驚一乍的了,雙方又開始了眼神交流。

劉毅濤沖楊平凡挑了挑眉毛,好似在問:「大嫂沒毛病吧?咋一下子就這麼瘋了?」 楊平凡苦笑著回挑劉毅濤,又看了一眼 […]

「可這也太奇怪了,照理來說他們不可能發現不了我們才對啊,難道說他們是假裝看不見我們,實際上有什麼陰謀不成!」

伏霜霜不由得陰謀論了起來。 畢竟剛才的一幕實在是與常理不符。 「不用這麼大驚小怪,他們看不見你們也正常。 早在 […]

不多時,一個文官捧著兩份卷宗進來,躬身一禮,稟告道:「這兩人的身份查出來了,一個是曾經的御林軍統領田兆馳,二百年前隨乾帝軍出征妖族,卷宗之上已經戰死。」

「另一人乃是三百年前,武林中赫赫有名瀟湘劍客李劍秋,為求一敗前去挑戰妖族第一高手帝泓,后不知所蹤,疑似被帝泓所 […]

用在了他的身上。

說實話,不感動是假的,但是心裡卻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不管怎麼樣,還是應該先給他處理傷口。方田錯恢復的很好,那 […]

洗過澡裹著浴袍,哼著小曲從衛生間出來的閻格,看到落地窗前站著個女人,臉色就不由得一變,四下掃視一眼,發現只有女人一個人,他臉上就露出了笑容。

貼身保鏢就在樓下,如果這個女人是來取他性命的殺手,不可能無聲無息的來到他的卧室,因為他的保鏢是通玄境前期的劍修 […]

「是亂了啊,讓你白撿了便宜,不然的話,你應該叫我祖師爺才對。」

葉老頭這話一出,祁明修委屈巴巴地眨巴著自己的卡姿蘭大眼睛,朝宋九月看了過去。 「看我做什麼,按照你下午的叫法, […]

世上這麼多人,不可能每個都喜歡她。

她也不會喜歡每個人。 所以,根本不必在意。 蘇影珏看了蘇月一眼,眯了眯眼睛,雖然沒說什麼,但成功的讓蘇月後背一 […]

迪迦一拳朝基里艾洛德人胸口,引起一大片的火花。

基里艾洛德人吃痛一下,隨後側身躲過迪迦又擊過來的一拳,一腳踢向迪迦背部。 迪迦來不及躲避,直接被踢倒在地上,撞 […]

猛然間,廖明媚的眼前突然多出無數記憶的碎片,被枷鎖層層束縛住的她,透過那些細小的縫,看着外面的記憶碎片。

在她的腦海中也出現了無數聲音…… 「真的……好不甘心啊!」 「真的,好想再見他最後一面啊,如果能再見他最後一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