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開車了,只能徒步,或者是選用一些不引人注意的交通工具。」

「我們現在距離B市還有一點距離,就已經遭到了這樣的攻擊。只怕靠近之後攻擊,會更加猛烈。」 「還是騎自行車,我去 […]

弱水之妖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融化成一團黑水懸浮在半空之中,美男魚手持金色的三叉戟,將這充滿腐蝕性的液體環繞在自己周圍。

剎那間,無數的黑色水箭向著沈明射了過來! 沈明不斷閃躲,十分輕鬆的就避開了這些攻擊,然而讓沈明沒有想到的是,這 […]

話還沒有說完,遠處的大繭中忽然響起一聲悶響,接著開始輕微的搖動起來。

陸盈面色大變,急忙跑了過去。 吳恩皺了皺眉頭,本能的想離開的,但是想到若是陸盈真出了什麼意外,恐怕他一個人也不 […]

……

「不是秦小姐!」 衛何拿着屍檢鑒定結果,激動地向褚洲進行彙報,「車裏的是一對夫妻,那輛事故貨車就是他們的,至於 […]

轟鳴聲中,無數火球墜落。

當它們落地之後,在落點處,不計其數的火柱再一次升騰起來,把那片區域徹底籠罩在了其中。 灼熱的氣息炙烤著大地。 […]

北條誠搖了下頭。

他對鷹司武下手都不會覬覦白石晴香,摯友可比一個不認識的女同學重要多了,這種會影響他和朋友之間的感情的事他絕不會 […]

羅雲腰間的天子劍忽的飛了起來,懸浮半空,光芒大冒。

玄之又玄的氣勢散發開來。 受到後土氣運加持,天子劍威勢又強盛數分。 「繼續,上山!」 祭酒喝道。 南台山這邊的 […]

「還有嗎?」

「有…」 雲啟說的很小聲,因為這句話他直覺與燭照有關係,觀察著燭照的神情再聲道。 「最後一句」 「 […]

芬格爾是在源稚生身上看到了希望。

來自大廈上層的怒吼是如此凶戾,那是沉淪暴力與殺戮慾望的快感。 哪怕沒有見到本尊,都能夠感受到那一聲聲沉雄吼聲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