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四周百姓,以及權貴子弟們的議論嘲笑聲。 燕忠,以及三十多鄉野年輕人的瞳孔閃過一絲黯然,說不自卑那就假的,說 […]

伸手向秦雲脖頸抓去,屈指成爪,雖說不是下殺手,但也夠狠的。

秦雲面對如此暴起,非但不慌,反而嘴角浮現一抹若有若無的神秘笑意。 一剎那! 項勝男意識到不對,美眸睜大:「父親 […]

「這點我信,」楊磊點頭,然後小聲問:「主要是其他方面,這個老劉的手腳乾淨不?作風如何?」

趙蕾搖頭,「在我看來,絕對是一個優秀的行長,多乾淨不敢談,但作風還算正派,基本上不用擔心被他連累。」 這女人聰 […]

那些資歷老的捕頭,這些日子勤勤懇懇,賣力表現,結果還是輸給了關係戶鐵飛雪。

他們心頭自然不服。 鐵飛雪仗着是女人,而且頗有幾分姿色,勾搭上東廠督主魏小寶,才能當上這總捕頭。 論能力,論資 […]

這裡每個人都不簡單。

「以後大家拋開身份,都一視同仁,青魚你是這次任務的中心,需要你配合演一齣戲,但為了保險起見,這是一張紫階遁符, […]

着筆中文網 「這就是歡迎我的軍隊嗎?」

亞托克斯站在數萬人面前,鎮定自若地看著大家,眼神里充滿對人類的蔑視。 「滾回劍去,惡魔!」泰達米爾呵斥道。 數 […]

就在這時候,一支隊伍踏進了李家大院。

為首的人,赫然是州區部管,包龍剛! 眾人彷彿看到了救星,頓時激動起來。 而包龍剛,看到一地的血跡,還有那二十幾 […]

阿赫殺阿魯惡狠狠地盯著眼前這個宋軍統帥,擺出了一副不怕死的樣子。

「哈哈哈,還嘴硬。」劉錡鄙夷地笑道:「想死還不容易,今天就看看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我的斧頭硬。」 劉錡對許清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