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新一把千奈老師送出病房,順便去了一趟衛生間,跟那麼多女人待在同一個房間,他怕隨時有被刀的風險。

在洗手池洗了個手,正準備轉身回去,忽然被一股力量拉近了隔間。 江源新一還以為是聖代學姐,因為只有聖代學姐才會做 […]

「也是,在冥淵,好人都活不長。」

略微感慨下,嬌艷女子應下了雲宸的條件。 「好,你救我,我幫你進內城。現在,你該做事了。」 就在嬌艷女子答應雲宸 […]

準尉!王遠! 方碧晨沒什麼精神,本來都想好了只生一個的,可後來想了很多,謝家家大業大不能都落到楚瀾的女兒身上去,她必須生個兒子,越得不到的越想要,「黎墨哥,怎麼辦啊?」

謝母的電話打了過來,謝黎佳把這邊的情況都跟她彙報過了,語氣中全是擔憂和焦慮,「如果碧晨真不能生了,那你得想別的 […]

趙沉想到這個林易元的所作所為,心底恥笑不已,他大步邁向軒竹殿,今天他必須要整治整治林易元,即使他是林貴人的父親也沒用了。

剛到地方,就看見林芷雅換了一件淡綠色的衣服,皮膚雪白,頭髮一半披散在單薄的肩膀上,像只小鹿一樣無害。 林芷雅托 […]

當然,並不是這邊打來的。

「中午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做怎麼樣?」 顏輕語開口第一句,蘇羽臉蛋立馬有些滾燙起來,尤其是那溫柔甜蜜的聲音,有種 […]

趙構的胸膛劇烈的起伏著,他感覺自己難受地快要無法呼吸,內心中的恐懼和煎熬甚至比當年被苗傅、劉正彥二人軟禁在顯忠寺時還要噬人。

這還怎麼玩? 十二萬大軍,十萬倒戈,帝國的大廈是不是真要塌了? 趙構不敢繼續往下想。 「陛下,要儘快將此消息告 […]

「打住!」信蒼曲聞言忙將玉扇一橫,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道,「本上可受不起幻王殿下這一句『抱歉』,此處是你的地盤,你便是將這島翻過來,本上又豈敢多言一字?」

「阿曲說笑了。」雲無幻雍雅的一笑,凝眸看著她,眼前之人雖時而謙和有禮,時而談吐無忌,亦真亦假,卻自有一種視天下 […]

這個加強戰鬥營的名字叫千牛營!

人數剛好一千人,配備當下軍中最先進的裝備,戰鬥力也算是最精銳的部隊之一。 在得知譚新月跟楊天星各率領一個師,總 […]

智慶軻和姜始兩人的目光被吸引了過去,森林中突然跑出一人,那正是被智慶軻和習猿打鬥的異動吸引過來的山葵。

山葵見到兩人愣了一下,便開口問道:「老柯,姜老,你們兩怎麼在這?」 智慶軻看了一眼姜始,回答道:「姜老帶我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