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蕭炎,取而代之的是劍尊納蘭嫣然。

好了,不用說了,異典世界,凰天道什麼都明白了。 滿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他揮揮手,沒有讓小醫仙繼續說下去,轉頭向另 […]

少女的雙眸不含感情地看向太上長老,後者頓時如墜冰窟。

那個女孩,實力不知比他高出多少倍!而且這女孩一直潛行在附近,他居然毫無察覺! 這個少女自然是小九兒,她僅僅是看 […]

「三天之後,隨朕一同東巡天下!」

【這是真得是在裝的嗎?】 王遠找不到答案:。「臣,遵旨!」 腳步移動,離開章台宮,嬴政孤家寡人,獨自一人坐在龍 […]

和《忠犬八公》不同,這部電影的男主演需要很好的演技,所以在人選方面,方遠也是考慮了好一陣,選了幾個人出來,現在也是時候叫他們來試鏡了。

把試鏡名單給谷峰發了過去,還沒過一分鐘,谷峰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劇本準備好了?」 「嗯,已經寫完了。」 「好 […]

典當鋪內的每一件寶物,在落在他手上之前,都會經過正式朝奉之手,然後登記造冊。

他要是敢於貪墨,不用一晚,就會被追查出來。 到那時,下場不會比進入官府詔獄好上分毫,絕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你的頭髮……」紀淮停頓了下。

衛尋側頭就發現,自己耳邊的一縷頭髮被裁斷一截,現在貼在臉頰邊,只剩一半長,「可能是剛才被箭鏃削斷的吧。」 頭頂 […]

。 看著瞳孔中逐漸放大的黑色光芒!

葉凡起身急忙朝後退去! 在退後的同時,葉凡雙手一招! 隨著一陣金光閃過! 真箇陣法直接轟然消散! 然後雷電錘以 […]

張若塵將廂房的大門推開,才剛剛跨出去,吱呀一聲,旁邊廂房的大門也打開。

門中,走出兩個中年男子,身上穿著鎧甲,腰上懸挂黑鐵令牌,顯然是來自於兵部。 趙越和蒲悅林盯了張若塵一眼,倒也並 […]

「……」

聽著四周百姓,以及權貴子弟們的議論嘲笑聲。 燕忠,以及三十多鄉野年輕人的瞳孔閃過一絲黯然,說不自卑那就假的,說 […]

伸手向秦雲脖頸抓去,屈指成爪,雖說不是下殺手,但也夠狠的。

秦雲面對如此暴起,非但不慌,反而嘴角浮現一抹若有若無的神秘笑意。 一剎那! 項勝男意識到不對,美眸睜大:「父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