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每個人都不簡單。

「以後大家拋開身份,都一視同仁,青魚你是這次任務的中心,需要你配合演一齣戲,但為了保險起見,這是一張紫階遁符,你先拿著用。「

天機紫雲看向青魚,說著將一張水印紙符直接傳了過來。

「紫階水遁符。」

」這我不能要。「

青魚被說的一臉蒙,怎麼她就是任務中心?又突然送她逃跑符籙。

她連黑階都沒見過,對方直接送一張紫階符籙,連忙拒絕道。

」青魚你先拿著,石兄當時想成立組織,就是為了互幫互助,等你以後找到相應價值物件,再還回去就是了。「

龍紫見此取來紙符交給青魚,勸解道。

」好「

青魚輕咬下嘴唇,應了聲又對著天機紫雲道了聲」謝「。

「就如龍紫說的,你不必有負擔,接下來我們來說下任務,這次任務是保護青魚,石首領偶然發現……,事情大概和各自任務就是這個樣子。」

「引出幕後黑手能殺就殺,不能殺也沒必要強留,石首領的意思,這次任務就當練手,以安全為重,還有誰要補充的嗎?」

天機紫雲一口氣說完,最後落在青魚身上,見後者情緒低落,但她又不會安慰人,張了張嘴只能作罷。

「青魚妹子你放心好了,有你道哥在,誰敢欺負你我把他揍成我這個樣子。」

王胖子見此,立馬拍著胸脯說道。

「那他還不如被打死算了。」柳翠冷不丁補充道。

「…」王胖子。

「哈…哈…。」

三女子看了眼胖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連情緒不高的青魚,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笑容。

本想還嘴的胖子,憨憨的摸了摸肚子。

他就是想逗一逗青魚,目的達到就行。

反正被美女調侃也沒什麼丟人,

別人羨慕還羨慕不來呢?

「有些事需你自己想通,修行一道親情本就是奢侈,你敬他是你本性,他想利用你同樣是他本性,想要活的舒心,那就使自己變得強大」。

龍紫收回笑容,看向青魚認真說道。

「嗯,謝謝龍紫姐姐和大家,是青魚矯情了,以後用的著青魚的地方,青魚一定竭盡全力。」

青魚鞠躬誠懇謝道,眼中的迷茫少了不少。

父親和高爺爺都不在了,推掌派對她來說除了回憶,已無其他留念。

要不是因為石公子,她也不會遇到她們。

以後這組織就是她的家,她會用她的生命守護這個組織和他。

想到這,青魚眼中迷茫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堅定。

「首次會議結束,計劃趕不上變化,遇到絕對實力見機行事…

隨後眾人交換了下傳送陣盤自製密符,交代了幾句便各自準備。

青魚不久也等到了仲營,神色如常的跟其離去,不斷的嘮嗑自己獲救的經歷。

這邊布局的同時,另一邊同樣在設局引人。

在通往深淵城的一個山道上,兩側高峰中的山頂上,兩位監察副使在此匯合。

「怎麼樣?同意沒。」

其中馬臉修士,看向瘦臉修士問道。

「天驕閣那位同意幫忙,也按照約定給了報酬,真不知王長老怎麼想的,對付一個小鬼還要這麼大陣仗,就算其戰力堪比源海,也不用這麼麻煩。」

瘦臉修士十分不屑的說道,這架勢足以對付一個源海后階修士了。

「不管怎麼說他既是我們的監察使,也是你我門派中的長老,言語上盡量小心點,那個影子可能就在我們周圍。」

馬臉修士神色中同樣不解,但還是勸解道。

「哼。」

瘦臉修士心情雖還不爽,但還是閉口不談了。

半柱香后,

兩人結束打坐,同時望向山下峽道口。

「後面怎麼跟著一個中年修士。」 ?藍雀的體型比從前大了一倍有餘。從前不足一拳之大,現在差不多有一隻野鴿子那般大。

樣子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頭頂多出一根奇怪的藍色冠羽,安靜時呈螺旋形盤在頭頂,隨著藍雀說話時,冠羽會隨著聲音高低一伸一縮。

尾羽有一掌長,微微張開,象半開的摺扇。仔細看去,那些尾羽不象普通鳥類根根分開,而是連在一起,真的就跟摺扇一樣。

會說話的靈獸不是沒有,但起碼要在通智期以後,也就是相當於人族修士築基級別以後。楚諾定神望向藍雀時,識靈珠顯示的修為讓她吃了一驚。

識靈珠顯示的竟然是,魔修,煉光四層,相當於人族修士鍊氣後期修為。

楚諾有點回不過神來。她那隻曾經乖巧聽話吃苦耐勞的藍雀竟然是「魔修」……

這樣的修為本不應出現靈智,但藍雀確確實實在說話,這說明它有極高的智力。

它竟說自己是「鯤鵬」之孫,可史載鯤鵬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看看這小身子板,楚諾晃晃眼珠子就看齊全了,這身高比鯤鵬差得似乎有點多。

這時藍雀睜開眼,聲音因為激動而變得尖利。在它睜開那對小綠豆眼的剎那,楚諾覺得,似乎整個畫風完全變了。

「天地間所有的走獸們,人類們,快來朝拜吧,世間最偉大的魔獸已經蘇醒。是誰喚醒了吾?吾偉大的主人!吾……」

藍雀激動的目光看向楚諾,突然定格,聲音也就此卡住。因為忘記扇翅膀,身體離地面又低,這一卡便咚的一聲掉在地上。

楚諾看住肚皮朝天撂在地上的那隻鳥,估摸著能從空中直接摔到地面的,世間百鳥大概也就只此一隻了。

藍雀尖叫一聲從地上蹦起,撲騰到楚諾頭頂,彎腰低頭,尖嘴頂在楚諾鼻樑上,一對綠豆鬥雞眼離楚諾的眼睛不到一寸,不可置信地道:「你就是吾的新主人?鍊氣六層?人族修士?」

楚諾覺得「鍊氣六層」「人族修士」確實是自己目前的狀況,便對著鼻樑上藍雀的重影點了點頭。

藍雀又尖叫一聲,從楚諾頭上滑到地上,一隻翅膀蒙面,一隻翅膀捶地,帶著哭腔道:「想吾堂堂鯤鵬第十三孫,竟然淪落至此。吾為何要醒來?吾好想再次睡去……」

這時一道陰陰的聲音從萬獸鐲內傳出:「一聽聲音就知道是你這隻傻鳥。萬年過去,你還是如此呱噪,如此沒有教養。」

楚諾覺得有隻滾圓的毛球從萬獸鐲內掉了出來,觸地后又原地彈了幾下,才勉強站住。

瘦喵……呃,現在是球喵了,艱難地轉過脖子,如果它還有脖子的話,琥珀色的眼睛陰陰地瞥了楚諾一眼,又扭頭看向藍雀。

看到藍雀的剎那,瘦喵全身凝固。

藍雀有氣無力地坐起來,雙眼無神也朝瘦喵望過來。看到瘦喵的剎那,藍雀也凝固了。

藍雀的小綠豆眼眨了一下,兩下……突然頭頂的那根關羽往上一彈,猛地大笑起來,笑到連坐都坐不住,指著瘦喵上氣不接下氣地道:

「天地間……最作的哈哈……妖獸,上古妖帝的寵物……凝晶獸哈哈哈,居然變成了……一隻土貓!啊哈哈哈!」

被稱作「凝晶獸」的瘦喵眼珠閃動,一對琥珀色眼瞳中,有一隻眼瞳漸漸變成綠色,陰陰地看住藍雀道:「你不也成了一隻土鳥么?笑得這般粗俗,醜死了!哦對了,怎能說你丑呢,你從來就沒有好看過,丑這個字已經不足以形容你了。」

藍雀從地上一躍而起,頭頂冠羽因惱怒而豎得筆直,活象頂了一根旗杆:「有本事再打一架,少給老子耍嘴皮子!」

凝晶獸打了個呵欠,圓滾滾肚皮擠壓在地上,前後挪了挪,算是伸了個懶腰:「這樣說話才象粗俗的你嘛,別『吾』啊『吾』的,不懂風雅偏要裝風雅,叫人笑掉大牙。」

藍雀的一對綠豆眼頓時擠到一起,原本是藍色的冠羽因惱怒漸漸變成紫色,揮動翅膀做了個挽袖子的動作,就要朝凝晶獸撲騰過來。

凝晶獸冷笑:「省省吧,都是煉光四層還打什麼?你我的原主人都因那場大戰魂飛魄散了,你想再打一架然後繼續沉睡萬年么?睡可以,正合我意,打架就不奉陪了。」

它根本不理會藍雀吐唾沫瞪眼睛跺爪子,緩緩地轉過肥胖的身體,看住楚諾的雙瞳閃過一絲綠光,將楚諾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一番。好在楚諾沒有三頭六臂,它打量楚諾的時間也沒有太長。

「你就是本尊和那隻傻鳥的新主人?」凝晶獸斜睨著楚諾問。

楚諾點頭道:「好象是的。」

凝晶獸幽幽的目光飄到萬獸鐲上,道:「這鐲子很不錯,不想竟會認你為主。」

「是祖傳的。」楚諾抬手看了看鐲子。

凝晶獸點頭,低語道:「果然是血統的關係。」

楚諾沒聽清,問:「什麼?」

瘦喵抬頭道:「你傳承自上古何種血統,本尊也看不出,不過能讓此鐲認主,想必不簡單。本尊說話不喜繞圈,實話與你說,雖然你身上有從純正的上古血統,但你目前的靈識不足以壓制本尊和那隻傻鳥,因此在你足夠強大之前,你的命令對我們沒有作用,至多是不能離開此鐲而已。」

藍雀尖聲笑道:「老滑頭,還說不繞圈呢,直說你怕死不就得了。你那煉光四層的小身板,能不能自保都難說,除了躲在鐲子里睡大覺養身體還能做啥?」

凝晶獸眼瞳里又滑過一道綠光,深深地吸了口氣。

藍雀見氣到凝晶獸,更來勁了,扯著嗓子對楚諾道:「它呀,它的愛好就是吃、睡、下蛋,所以修行了數萬年也不過是妖帝跟前的一隻寵物。」

下蛋?楚諾愣了愣,貓下蛋還真沒聽說過。

凝晶獸有些怒意地轉過身,似乎想對藍雀說什麼。話沒說出來,做了一個乾嘔的動作。

楚諾以為凝晶獸故意做出乾嘔的動作是想氣氣藍雀,哪想凝晶獸乾嘔了一次又一次,竟象是真的不舒服的樣子。

楚諾狐疑看向藍雀,藍雀冷笑道:「這不,要下蛋了。老滑頭,你又玩什麼把戲?萬年前看你下蛋也看了無數回了,沒見哪次下得這麼不痛快的。」

凝晶獸咬牙切齒地道:「你閉嘴!此地靈氣不純,有些不適應而已。」

藍雀望天,唏噓道:「想不到萬年間變化如此之大,一切都不同了,連靈氣也如此稀薄混雜。」

這時凝晶獸悶哼了一聲,眉心那團雜毛竟然移動起來,漸漸形成一個連楚諾也不認得的上古篆文。

有一道細光從凝晶獸眉心出射出,射到半空時凝成一個光點。那光點逐漸變大,隨著光點越來越大,凝晶獸的身體竟象漏了氣一般越來越小。

待凝晶獸恢復到最初的骨感體型時,細光消失,而那團光點啪嗒一聲掉落。

藍雀對楚諾尖聲道:「快撿!」

楚諾上前拾起那團「光點」,原來是一團圓形的玉石,有鴿子蛋那般大。那玉石呈瑩綠色,質地細潤,散發的靈氣幾乎能聞得到。

楚諾眼角一跳,從儲物袋裡取出一枚來自林運算元的中階靈石,對著圓形玉石仔細比較,立時倒抽了一口涼氣。

藍雀湊過來看了眼,嗤地笑了一聲,扭頭對凝晶獸道:「想不到你睡了萬年,不但體型變了,連智商都降低了,折騰了半天凝了一塊沒用的石頭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