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筆中文網 「這就是歡迎我的軍隊嗎?」

亞托克斯站在數萬人面前,鎮定自若地看著大家,眼神里充滿對人類的蔑視。

「滾回劍去,惡魔!」泰達米爾呵斥道。

數千弓箭手瞄準了亞托克斯,這些都是弗雷爾卓德的精英部隊。

「來,讓我瞧瞧你們的玩具有多好玩。」

亞托克斯原地站著不動,張開雙臂,像個十字架一樣矗立在那裡。

「放箭!」

泰達米爾一聲令下,如雨點一樣密集的箭群從天空落下,像一頭巨龍一樣俯衝下來,亞托克斯沒有一點防備,坦然面對這巨龍撞擊一樣的場面。

駭人的一幕出現了,這些原本該命中目標的箭,在距離亞托克斯不足一米的位置全部散開,像是被一層看不見的護盾彈開了。

「還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

亞托克斯站在插滿箭的雪地上,雙手交叉在胸前,高傲地仰起頭。

「來試試我的吧!」

厄斐琉斯扣下熒焰扳機,幾顆藍色的能量彈打在亞托克斯身上,馬上爆發出強烈的白光,爆炸一波接著一波。

「咳咳咳……「亞托克斯完好無損地從爆炸中走出來,身上好幾處都在冒白煙,「小子,你想把我嗆死?」

「怎麼可能?」

厄斐琉斯難以置信地看著面前這個惡魔,無堅不摧的熒焰竟然沒傷到他一根汗毛。

「這根本打不贏的吧?」

「這怪物太可怕了!」

接連兩次失敗的攻擊,軍心大亂,大家不免對面前的惡魔有些害怕。

「可惡,亞托克斯,還我族人命來!」泰達米爾忍無可忍,衝上去跟它拚命。

「回來!」艾希趕緊勸阻道,可沒人能拉住憤怒的泰達米爾。

亞托克斯就這樣等到泰達米爾跑到面前,在大刀落下的那一刻一把握住,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

「泰達米爾,你不過是我的作品而已。」亞托克斯手上稍一用勁,一點一點把刀壓向泰達米爾。

「你這個該死的惡魔!」

看著面前這個惡魔的臉,泰達米爾的怒氣暴漲到極點,紅色的怒火在他體表燃燒起來,把大刀又一點一點地逼向亞托克斯。

「你就這點實力?」亞托克斯大笑起來,另一隻大手按住泰達米爾的頭,「憤怒?你只是待宰的牲畜,泰達米爾!」

惡魔之翼一展,泰達米爾被這強大的氣場彈開,亞托克斯抽出後背的巨劍,舉向天空。

「我已經沒工夫陪你們玩了,泰達米爾,你該去地獄了!」

亞托克斯把劍劈進大地,一支鎖鏈從地面鑽出,它綁住泰達米爾的腳,一點一點把他拉到中心位置,而亞托克斯直接飛到半空,手持巨劍俯衝到那中心位置。

「嘣!」

大雪四處紛飛,那個地方出現一個圓形的大坑,泰達米爾渾身是傷躺在下面,那股憤怒的力量再一次幫自己抵消了死亡,正在慢慢消散。

「來試試我的賜死劍氣!」

亞托克斯將巨劍刺向泰達米爾,就在劍即將沒入胸口的那一剎那,一隻蘊含著冰魔法的巨箭射來,將它凍結。

「呼。」艾希鬆了一口氣,她看著手裡的冰霜之弓,剛剛那一箭幾乎用盡了全部的力量。

「國王!」幾個膽大的士兵趕緊跑過去把泰達米爾扛回來。

「謝了。」泰達米爾虛弱地說道。

「好好養傷。」

目送泰達米爾離開后,艾希終於撐不住了,幾個後退險些摔倒,幸虧被艾娜扶助。

「姐姐,你沒事吧?」艾娜看著艾希慘白的臉色很是擔心。

「你可算叫我姐姐了。」艾希勉強擠出一絲微笑,然後又看向被冰封的亞托克斯,臉上閃過一絲憂愁。

厄斐琉斯圍著亞托克斯轉了幾圈,看到了裡面的冰正在一點一點地裂開,轉頭看向艾希,問道:「能封印多久?」

「最多就到明天早上吧,但我恢復過來要至少要半個月。」

艾希的意思已經表明得很清楚,過了明天早上,亞托克斯就會完全掙脫禁錮,而自己沒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把它禁錮一次。

「這裡就沒有法師什麼的么,應該可以用魔法來維持封印的力量吧?」厄斐琉斯繼續問道。

「我們這兒沒有法師,庄瑟妮那倒是有。」艾希說道。

「我去把她們請來。」艾娜說道。

「別傻了,去到她們那裡至少要半個月,現在只能讓百姓們抓緊時間撤離了。」艾希說道。

「我們不走!」

不知何時,全城的百姓們聚集到這裡,他們手拉著手,全部看向艾希。

「我們與這城市共存亡,與女王共存亡!」

大家高呼著,誓與女王共存亡,不管艾希如何勸阻也沒有用。

「交,交給我吧。」厄斐琉斯的語氣有些顫抖,這是他第一次這麼緊張,第一次衝動地抗下這麼大的責任。

夜晚,厄斐琉斯獨自一人坐在那片雪地里,默默祈禱著,熒焰就擺在旁邊。

明月似乎收到了他的禱告,從烏雲里鑽出來,綻放出明亮而潔凈的月光。

「皎月,請賜給我墜明吧。」

地上的熒焰閃爍著紫光,沒一會就變成墜明。

「皎月,請賜給我力量吧,無助的信徒需要您的幫助。」

厄斐琉斯雙手合十,閉上眼睛,心無雜念地面對明月,這是他最虔誠的一次禱告。

但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體內沒感受到一股外來的月華之力。

「為什麼,不響應我的禱告?」

這關乎數萬人的生命,厄斐琉斯的情緒有些激動,站起來質問月亮,可這沒有一點用,月亮就這樣靜靜地掛在高空。

「你就這樣對待我們的信仰?」一個鏗鏘有力的女聲在天空中響起。

一些月光交織在一起,變成一個人像,這是黛安娜的臉!

厄斐琉斯還是第一次看到黛安娜的模樣,美麗而聖潔,他被驚訝到獃滯了片刻。

「抱歉,我太著急了。」回過神來的厄斐琉斯對剛才的行為羞愧不已。

「我只是想得到更強的力量,亞托克斯太強了,我只能藉助皎月的力量。」

「所以呢,沒有皎月的力量你就什麼都做不了?」

厄斐琉斯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因為他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如果你覺得沒有皎月的力量什麼都做不了,那你就不配擁有它。」

「幾千年前,人類靠自己打敗了那些暗裔惡魔,我們星靈只不過是教授了打敗它們的方法而已。」

「我現在告訴你它的弱點是什麼,劍才是本體,那顆心臟,懂了嗎?」

「別指望我會來幫你,我不在附近,再見。」

黛安娜說完,就消失在夜空中了。

「起碼你得告訴我怎麼樣才能找到你啊!」厄斐琉斯對著天空大聲喊著,可沒有得到回應。

「好吧,起碼知道了對方的弱點。」厄斐琉斯趕緊跑回市區,向大家公布這個情報。

。「杜大哥,蝗妖雖然受了重傷,但終究沒死,咱們怎麼辦?還要繼續追嗎?」風菁菁道。

杜海川搖了搖頭道:「不用追了。我們都失算了,這隻蝗妖本體居然有着妖帥後期的實力,甚至很有可能是妖帥後期圓滿。我看它應該是前面受了不輕的傷,所以分身億萬四處掠奪生氣來療傷恢復。剛才它被我們再次重傷,雖然不死,但短時間內修為必然大跌至妖帥中期甚至是前期都有可能。但是,正所謂窮寇莫追,對方也許有些后招也說不定,咱們此刻法力損耗……

《縹緲仙鴻傳》第一百五十一章四大凶獸 白書龍見狀,也配合廖院長禮貌地送走其他人。

原本,他還想讓楊舟提前認識這些院士,給楊舟鋪路。

但聽了楊舟的答辯,他才意識到,楊舟壓根不需要別人的欣賞提攜,當科研成果公開的那一刻,全世界所有大學、科研機構甚至國家,都會給楊舟投來橄欖枝。

就像廖院長,此時哪裡還有一院之長的樣子,和老父親一樣關心楊舟的身體,飲食,甚至還問有沒有女朋友。

清北大學之外的人都被送走了,廖院士最終承諾,等改天再讓楊舟召開一次討論會,到時候會公開講解剛才楊舟說的特殊細菌。

不這樣其他人壓根不走,現在留在校禮堂的人,就只有清北大學生命科學院的教授,這都是自己人。

另外兩人,就是許福和劉濤。

看到院長大人都對楊舟這種態度,劉濤哪裡還敢耽擱,也不等其他人離開,在廖院長和白書龍聊天之際,趕忙湊上前準備道歉。

楊舟癱坐在椅子上,身體感覺很不好受,他覺得還要加快速度才行,也許再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要天天躺在病房裡了。

正在思考人生時,劉濤跑了過來。

「楊哥,我,我有點事想和你說。」劉濤鼓起勇氣蹲在地上和坐著的楊舟說道。

楊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疑惑道:「濤子有什麼事?」

「那個…….你千萬別生氣啊,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那個,前天我無意間聽見你論文被退稿的事,然後被彭真強知道了。」劉濤忐忑地說道。

他還是沒有把收紅包的事說出來,無意中泄露和收錢泄露簡直是兩個概念。

楊舟果然毫不在意地搖頭道:「知道就知道唄,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確實被退稿了,待會就發到自然去。」

「可是,可是!」劉濤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說。

還是許福見狀拿著手機湊上前,幫著解釋道:「師兄你看這個,後果挺嚴重的,濤子也沒想到會這麼嚴重,彭真強把事情公開到論壇了,還污衊造謠,現在估計校外也有人轉載。」

楊舟非但沒生氣,還挺高興,拿過手機仔細查看起來。

又有人幫忙擴散影響力,還真是好人啊。

身體越來越差,楊舟也不想低調了,就算家人知道他得了絕症又如何,大不了一起面對,他已經賺了不少錢,可以給家裡很好地生活。

楊舟已經不擔心其他事情,就算被曝光得了絕症也無所謂。

也許是上次唐悅走紅,讓其他人產生了妒忌心理,帖子里不少人說話都很難聽。

【果然是冒牌貨吧,還做什麼科研,肯定是為了騙小學妹,用這麼齷齪的手段,還好有人曝光了,小師妹應該也能看到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