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他渾身散發着刺骨的寒意,看着台下的三萬將士,怒聲道:「眾將士聽令,立刻出發,封鎖東州市各個進出口要道!車站、機場……還有所有高速路口,全部封鎖,一旦發現可疑人員,立即抓捕!」

「是!」

三萬將士,齊聲怒吼,仿若龍吟,聲勢浩蕩!

隨即,這三萬將士,紛紛登上武裝運輸車,趕往東州市的各個要道……

這番舉動,瞬間就引起了全東州的注意!

但東州市官方,迅速發佈消息,說這只是一場聯合演習,所以,並沒有造成什麼影響!

與此同時,數十輛警署的車,也是從東州市的各警署分局,奔涌而出,開始佈控全城!

這次,是軍部、警署、特種武裝隊,三個部門的聯合行動!

半個小時后,整個東州市已經進入戰時狀態,各個關口由戰士嚴格把守,來往車輛,必須經過嚴格檢查!

另一邊,遊樂場辦公大樓頂樓,臨時設立的會議室內。

十幾個戎裝軍官和警署局長等人,全都畢恭畢敬地站在那裏。

最前面站着的,正是渾身寒意的葉臨天!

踏踏踏!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遊樂場的老闆,收到消息后,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一路上,看到無數的戰士和警署人員,他就嚇得渾身發顫,還是在秘書的摻扶下,方才勉強地走進了會議室。

當他看到會議室內的大人物時,再也忍不住,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此時,會議室里站着的,可都是東州市政界和戰區的高層!

都是一句話,就能讓他這個遊樂場關門的大人物!

作為一個普通人,他何時見過這樣的陣仗,此時更是嚇得渾身都在顫抖!

更加可怕的是,那些大人物,全部面露恭敬地看着最前面的那個年輕男子!

那男子,氣宇軒昂,眉眼間是不可直視的威嚴之色,渾身更是散出毀天滅地的氣息!

他頓時明白,這位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僅僅是那人身上的威壓,就足以讓整個會議室,陷入萬分凝重的氣氛!

盧邦盛跌跌撞撞地跑到葉臨天面前,跪在地上,顫顫巍巍地開口:「小的……盧邦盛,大人有什麼……什麼事,儘管吩咐……」

盧邦盛心中慌亂不已!

來的路上他便聽說,有一個小女孩,在他的遊樂場,被人擄走了!

若是普通的小女孩被擄走,那是警署的事!

然而現在,卻出動了東州駐軍,還有武裝特種部隊的人!

更為可怕的是,現在東州城已經被封了!

雖然對外宣稱是聯合演習,但盧邦盛看到眼前的場景,便明白了一切!

那個被擄走的小女孩,絕不是普通人!

而眼前的年輕男子,也絕對是通天的存在!

葉臨天眉頭緊蹙,看着跪在地上的盧邦盛,冷聲道:「從現在開始,你的遊樂場由東州駐軍正式接管,在沒有找到我女兒之前,遊樂場無限期停運!還有,召集所有員工,我有事要問他們!」

「是……是是!小的這就去辦!」

雖然他看不清男子的臉,但他的氣勢,卻是讓盧邦盛從心底里感到恐懼!

隨後,他連忙掏出手機,顫抖著給所有員工發了條消息:「所有人,立刻到大廳集合!」

發完消息后,盧邦盛再度趴在地上,靜靜等待着葉臨天的命令!

葉臨天抬頭看向李北侖,面色陰沉,「李局,你去問話,我相信,他們當中,一定有人認識那兩個人!」

李北侖點點頭,對地上的盧邦盛說道:「盧總,走吧,跟我過去一趟!」

盧邦盛連忙起身,彎著腰,根本直視葉臨天!

離開會議室后,他頓時鬆了一口氣,看向一旁的李北侖,好奇地問道:「李局,剛才那位,是什麼人?」

李北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寒聲道:「盧老闆,知道太多,對你沒好處!你只需要知道,若是找不到人,你會破產,我會以死謝罪!知道了嗎?」

轟!

盧邦盛渾身點頭,忙不迭的點頭:「小的明白了!」

十分鐘后,李北侖回到了會議室,對葉臨天恭敬地彙報道:「葉帥,問清楚了,他們說,那兩個人經常到遊樂場,收取保護費……」

聞言,葉臨天眉頭皺得更緊了,冷聲開口:「他們背後的人是誰?」

李北侖搖了搖頭,有些猶疑:「這個,還不知道……」

「給我查!我不管對方是誰!都必須給我徹查清楚!」葉臨天怒聲喝道,眸中迸發出熊熊怒火!

與此同時,東州東區的一家廢棄工廠。

一輛白色麵包車,停在了工廠門口!

車后,揚起一片灰塵!

嘩啦!車門打開,兩個黃毛青年跳了下來,他們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方才轉身走到車后!

兩人將綁着手腳的瑤瑤,從車上抱了下來!

瑤瑤不停地掙扎著,嗚咽地舉哭着,淚水從眼角流下,看着黃毛青年的目光中,寫滿了恐懼!

「叔叔,求求你們,放了我吧!我爸爸媽媽會擔心的……」

其中一個黃毛青年,直接一巴掌抽了過去,「不許哭!再哭我就殺了你!既然你那麼想你爸爸,那我們就去把你爸爸帶來,讓你們一起去死!」

這話,嚇得小小的瑤瑤當即止住了哭聲!

隨後,她被兩人帶進工廠,扔進了一個黑漆漆的小屋,四處都是廢棄的材料,空氣中還有屍體腐爛的臭味!

瑤瑤嚇得躲在角落裏,淚眼朦朧地看着那緊閉的大門!

她衝過去,不停地拍打着:「開門啊!開門啊!不要留瑤瑤一個人在這裏,瑤瑤好怕……爸爸……你快來救我啊……」

瑤瑤不停地拍打着鐵門,良久后,她抹了抹眼淚,嘴裏嘟嚷着:「瑤瑤不哭,瑤瑤不害怕,爸爸是大英雄,爸爸一定回來救瑤瑤的,瑤瑤要堅強……」

這時,一個龐然大物突然出現在瑤瑤的身後,猩紅的眼眸,嘴裏發出低沉的嚎叫!

那聲音,似是一條餓狼,嚇得瑤瑤連忙轉身,當看到一條體型巨大的狼犬時,瑤瑤嚇得連連後退,緊緊地貼著牆,小小的身體不停地顫抖著!

那狼犬,體型是瑤瑤的三倍!

瑤瑤淚眼朦朧地看着眼前的狼犬,小臉上寫滿了恐懼!

「嗚嗚嗚……快走開……你……你不要吃我……瑤瑤還不想死……爸爸,你快來救我啊……」瑤瑤躲在角落裏,不斷地乞求着。

而那狼犬,卻是猛地發出一聲嚎叫,隨後直接朝瑤瑤撲去,嘴裏的獠牙,射出鋒利的光芒,充滿惡臭的口水直接滴落在瑤瑤的臉上!

「啊!」

瑤瑤害怕的叫了出來!

那體型龐大的狼犬,張著血盆大口,撲向了瑤瑤!

瑤瑤的尖叫聲,混著鐵鏈的聲音,在整個房間里久久回蕩!

原來,那狼犬脖子上栓著一根鐵鏈,鐵鏈另一端,連在不遠處的鐵柱上!

狼犬的獠牙,距離瑤瑤,不過一尺的距離!

瑤瑤緊緊地抱着自己的膝蓋,眼中充滿了絕望和無助的淚水!

。 「這就是武宗境強者之間的對決嗎?實力實在是過於強大。」

「難怪我們都不是蕭陽這傢伙的對手,原來他的實力都是在我們之上。早就已經達到和尊者一樣的修為。」

「僅僅是一拳之威,便達到這種地步。難以想象他們兩人若是爆發出全部的實力,那場面到底該多麼震撼。」

……

殺手們的視線都緊盯著蕭陽和陳志明。

此刻,他們才意識到與自己戰鬥的蕭陽實力到底有多麼可怕。

而恰恰就是因為這一點,他們才會陷入如此被動的局面。

「蕭陽,你絕對不能有事啊!」

坐在車子內的柳靖雯,此時視線通過擋車玻璃的一直看著戰鬥的局勢。

生怕蕭陽就這樣敗在陳志明手中。

煙塵散去。

蕭陽負手而立,整個人站在十米的高空之中。

陳志明此時臉色無比難看,「沒想到你的實力竟然達到如此可怕地步,連我都不能輕易傷得了你。」

他本以為,這一拳轟出最起碼也能將蕭陽的拳威徹底擊碎。

甚至,還有可能將蕭陽打成重傷。

從現在的局勢看來,陳志明還是有些想當然,太過於低估蕭陽的實力。

「要是這麼容易就被你打傷,那我如何敢在你們面前撂下狠話?」

「沒有實力的裝逼,在我眼裡無疑就是找死。」

蕭陽看得很是通透。

而這,便是他刻苦修行,不斷努力提升自己修為的最大原因。

「蕭陽,即便是如此,你今日也是難逃一死。」

「我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蕭陽的天賦實在是過於可怕。

在這個年紀,不僅實力修為已經達到武宗境,而且居然還和陳志明這種早就已經晉級到武宗境的強者,有足以抗衡的力量。

若是任其發展,那假以時日,實力必定達到一個無法想象的高度。

屆時,不僅對陳志明自身來說是個極大的威脅,對於整個組織也亦是如此。

想到這裡。

陳志明咬了咬牙,手中拳頭咔嚓作響,拿捏得越發緊。

他身形一躍,腳踏虛空。

體內的內勁不斷狂暴,力量在瘋狂匯聚。

眨眼間,便欲對蕭陽再次發動攻勢。

「就算你是武宗境的強者,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我勸你,還是乖乖認輸吧!」

蕭陽臉上露出淡然神色。

此刻,他嘴角帶著一絲戲謔,壓根就沒將陳志明給放在眼裡。

「找死!」

陳志明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毛頭小子如此羞辱,當即便勃然大怒。

唰!

身影出現在蕭陽身後,此番手中轟出的拳頭威力更是提升數倍。

蘊含著狂暴的罡勁,簡直就是要將蕭陽置於死地。

「小子,給我躺下!」

一拳轟出。

空氣中傳來超強的壓迫感,幸好周遭的殺手們及時反應過來,否則就要受到波及。

更何況,蕭陽正處於漩渦之中,所承受的威壓何其恐怖。

「軟弱無力的一擊,也好意思對我出手?」

「滾!」

看著陳志明此時轟出全力一擊,正對著自己胸口而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