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贊聽了白眉說,他們一個個的都是煉體高手,心裡頓時生起了一個計劃,而這個計劃失敗的幾率幾乎是零。

「你若是想去也可以,我會拍宗門當中幾個得力高手陪著你一起去的,這是我最後的底線!」

聽了這話,白頭不由得點了點頭,他仍然是想讓宗門變的蒸蒸日上,雖然他知道這個辦法也不靠譜,但是畢竟他相信林贊是能夠創造奇迹的人。

「可以是可以,不過他們只能跟在我身後百米的地方,到了那山寨之後不能出現,除非我遇到了什麼危險!」

林贊說這話的時候無比的真誠,他生怕那些所謂知道的高手跟著她會給他帶來什麼樣的麻煩。

「如果這個條件不滿足我,那我不會去做的!」

這話一出,白頭頓時皺了皺眉頭,因為他知道林贊是他們宗門當中最後的希望,他不想讓這希望也破滅了,就像是溺水的人抓著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雖然知道沒什麼用,但也不能放手。

「你若是不答應我,我就不去,我再說一遍!」

林贊說這話的時候無比的堅定,他知道這是他最後的要求,也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畢竟這計劃除了他自己一個人外,沒有人能夠辦得到。

「我同意你的請求,不過你一定要活著回來!」

聽了這話,林贊頓時點了點頭,想都沒想,便挑選了幾個實力高強的長老,隨同自己一起之前網了百里之外的山寨處。

「我真是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你做了這麼多已經對他們足夠仁至義盡了,做完這一票咱們就走吧!」

行至半路克耳,終究還是想不明白林贊為何如此做法,這一次他幾乎用了命令的語氣。

「別想多了,這是我唯一落腳的地方,沒聽那個老傢伙說嗎?我們招人都要去百裡外的山寨去招了!」

「難不成咱們現在離開這裡,你能在這危險的叢林當中給我找上一處如同此處的安寨之所嗎?」

聽了這話克耳,頓時一陣陣的語塞,成然,這也是林贊沒有辦法才選擇的事情,他知道林贊除了這麼做,沒有任何其他的退路了。

【叮!任務提示,收編土匪!任務獎勵五千桃花值!】

【叮!任務完成,獎勵三千桃花值!獲得升階丹一枚!】

得到了自己先前一個任務的獎勵,林在心中懸著的那一顆石頭也慢慢的放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擁有系統,他就覺得一陣陣的安心。

三天之後。

「以我來看你是回去吧!我們大當家的說了,但凡是你們森林宗門的人,只要是來了想要收編我們就對你們動手,我還算客氣,你最好也別蹬鼻子上臉!」

林贊對著城牆上的那個傢伙,說完自己的訴求之後,便被那個傢伙一口回絕了他的臉上,還帶著一陣陣譏諷的笑容,不過笑的卻是那麼的淳樸。

「不如把你們大當家的給我叫過來,我們好好的談談!」

林贊知道先禮後兵的道理,眼神之中無比的寂靜,看著面前的傢伙也沒有任何的惡意,他知道這一次這群傢伙無論如何都必須招入自己的麾下。

「小子,看你年紀輕輕的,大叔也不想害你,若真是我們大當家的來了,你恐怕命都沒了!」

聽到這話,那城牆上的人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憐憫的笑容,他生怕林贊這個看起來年輕的後生死在自己的面前。

「大叔,我看你也是個好人,你真的忍心讓我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等這麼長時間嗎?我這次看不到大當家的,我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離開的!」

聽了這話,林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堅定的眼神,這是他此行必須要完成的事情,無論如何他也不會有半步的退縮。

林贊的話音剛落,遠處的森林宗門的長老們便傳音過來。

「林贊副宗主,以我來看還是算了吧,他們這些頑固不化的土匪,我們根本沒必要與他們有太多的糾纏,打進去願意歸降的帶走!」

林贊聽了這話,不由得扭頭看向那傳音的長老,露出了一陣慍怒的表情,隨即帶著勉強的微笑,看向了城牆上的大叔。

「大叔,我這一次來就是不計生死的,麻煩你替我帶個話!」

聽了這話,那城牆上的人無奈地嘆了口氣,心中暗暗的想著。

「好言難勸想死的鬼!」

緊接著留下了幾個壯年繼續看守城牆,直奔著這城門之中的山寨而去。

「大當家的,外面來了一個森林宗門的傢伙,他這一次還是之前的那個目的,我們跟他勸說了幾次,他還是想要見你!」

這話一出,把玩著自己手上兩個銅球的大當家的瞬間站了起來,眼神之中露出了一陣陣的狠厲的神色,但卻帶著一絲滑稽的笑容。

「跟我去會會那個傢伙!」

說完這話,大當家的便提起了自己身邊的狼牙棒,三步並作兩步的來到了城牆之上。

「聽說你這個小子是來尋死的?」

林贊一看他那憨厚的表情,便知道他也是個外強中乾的傢伙,雖然實力看上去還算可以,但他絕對不是那種能夠對自己痛下殺手的人。

「大當家的,我想你肯定是誤會了,我活的好好的怎麼可能尋死呢?」

說完林贊便想將自己此行來的目的再次重複一遍,但說到一半便再次被打斷了。

「我管你是來做什麼的!既然是森林宗門的人,來到這裡必須接我三箭,你若是敢我便同意你進來,就問你同不同意!」

這大當家的本想著用如此噁心的手段逼著林贊離開這裡,但未成想林贊竟然欣然的答應了下來,露出了一副臨危不亂的表情,整個人無比的淡定。

這一次反倒輪到了這大當家的無所適從了,畢竟他雖然能夠對野獸痛下殺手,但面對著一個活生生的人,他還是不敢有半分的真正的殺意。

「大當家的,殺了他吧!讓那什麼狗屁森林宗門知道知道我們可不是好惹的!」

城牆上幾個年輕的傢伙,開始喧鬧了起來。

。 061

「他八月就回來啦!」說到兒子,方秀枝很開心,笑得合不攏嘴,「每年八月一定要回來,能回來一個月左右!」

八月……

沈冰卿萎了,勉強笑笑:「還有三周,很快的。阿姨那我先進去了。」

麻將室里空無一人,她坐在自己平時坐的位置上。過了一會兒,有兩位阿姨進來,其中一位是秦驍揚相親對象的媽媽。

倆人跟沈冰卿笑了下,就開始閑聊去了,很快聊到秦驍揚和那位高中英語老師相親的事情。

沈冰卿豎起耳朵認真聽。

「估計成不了!」富太太顯得很氣憤,也可能是要故意說給方秀枝聽,聲音猛然間拔高,「微信是加上了,但每次都是我女兒主動找他,他就是說了沒幾句就說自己要工作了,也從不主動找我女兒。我們是女孩子嘛!肯定要害羞一些,他男孩子應該主動的嘛……」

「可能是工作真的很忙吧?秀枝不是說八月要回來了?到時候安排倆年輕人見個面!」另一位阿姨笑眯眯地安撫富太太,「你女兒那麼漂亮,秀枝他兒子見到真人,肯定會積極聯繫的。」

沈冰卿心中剛起的喜悅,啪一聲,煙消雲散。

她太清楚美貌對於秦驍揚這種理工直男的殺傷力。

所以秦驍揚八月份回來是要去跟漂亮的富家女相親的,她期待他回來有什麼用嗎?他回來了,說不定跟富家女就成了。

想到這些,沈冰卿就心煩。

翌日,沈冰卿和徐丹雅、盧旭去看寫字樓。

他們先去了深圳灣生態園,結果被房租嚇退,於是又去了租金最便宜的西麗。

可西麗環境不好,小規模的民營工廠多,人員大部分是低素質的外來人口,到處有小攤小販,盧旭和沈冰卿都沒法接受把公司開在這種地方。

他們又跟著中介整個南山區轉,最後無功而返。

要麼地段合適、租金不合適;要麼租金合適,地段不合適。

回到家,沈冰卿累得癱倒在沙發上。

「創業好難啊,首先辦公室就不好找。」她嘆氣,「100多平的地方一個月要十幾萬租金……咱們三個人的月收入加起來才勉強夠,那還不說其他費用呢。」

徐丹雅從冰箱拿出兩瓶礦泉水,走到她身邊坐下,擰開一瓶放桌上:「深圳灣那塊就別看了,租金太高了,咱們下周還是去科技園附近轉轉吧。」

一想到最近都是三十多度的高溫,下周末還得像今天這樣跑,沈冰卿就覺得兩眼發黑,剛想喊說自己不想去了,錢坤那張可怕的臉立刻就從眼前閃過。

她一個激靈,坐起身,拿起礦泉水咕嚕嚕喝下大半。

礦泉水瓶重重放到桌上,她說:「好!下周六一早就去!直到找到合適的地方為止!」

徐丹雅看著她:「你最近是不是晒黑了?」

「啊?」沈冰卿一驚,立刻跑到梳妝桌前,打開化妝燈,仔細瞧自己的皮膚。

她對著鏡子哭喪道:「嗚嗚嗚,今天忘記帶防晒出門補塗了……好像是黑了一個度……」

徐丹雅挑眉笑:「房東喜歡皮膚白的姑娘?」

沈冰卿在抽屜里翻找美白面膜,沒多想,說:「肯定的啊……大直男哪有喜歡膚色黑的?」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奸臣召喚系統的閱讀地址:https:///175365/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奸臣召喚系統最新章節、奸臣召喚系統情詩與海、奸臣召喚系統全文閱讀、奸臣召喚系統txt下載、奸臣召喚系統免費閱讀、奸臣召喚系統情詩與海

情詩與海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武俠世界搞護膚、奸臣召喚系統、

。 「我那晚……身不由己。」

他眸光幽邃,不願吐露那一晚,是對時清靈的尊重,也不想唐柒柒知道自己那一晚的狼狽。

「那我,也身不由己。」

她紅着眼,看着他。

這世上,哪有那麼多事事順遂,更多的是身不由己言不由衷。

封晏聽到這話,微微眯眸。

他不發一言,眼神里浮沉着晦澀不明的顏色。

「你放開我……封晏,請注意你的身份……自重……」

她的話還沒說完,封晏不顧一切的俯身吻了下來。

慾望愈演愈烈。

體內燃燒着熊熊火焰,要將他徹底吞噬。

他要下地獄。

也要拉着唐柒柒下地獄。

去特么的後果。

去特么的責任。

此刻,他想得到唐柒柒。

嘶啦一聲,衣服應聲而碎。

她下意識的死死護住肚子。

穿上寬鬆的衣服,還能遮住微微隆起的小腹。

但是現在衣服全都撕扯下來,他一眼就看到她的小腹。

時清靈也在懷孕,他一眼就看出這是什麼。

她全身都瘦瘦小小的,隆起的小腹顯得有些突兀。

即便她再不顯懷,小腹還是能看得出。

封晏看到這一幕,所有的動作猛地頓下。

雙眸中的欲色全都被震驚給取代。

「你……懷孕了?」

他話語驚詫,眸光深邃幽暗,裏面的浪潮更加可怕。

拳頭,無聲無息的捏緊,手背上青筋暴跳。

唐柒柒聽到這話,心臟懸到了嗓子眼。

她遮遮掩掩了這麼久,最終還是被他發現了。

她想到薇薇安的話,弟弟還在他們手裏。

絕對不能讓封晏知道這孩子是他的!

「封晏,我們已經離婚了!我怎麼樣和你無關!你放開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