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向秦雲脖頸抓去,屈指成爪,雖說不是下殺手,但也夠狠的。

秦雲面對如此暴起,非但不慌,反而嘴角浮現一抹若有若無的神秘笑意。

一剎那!

項勝男意識到不對,美眸睜大:「父親!」

項飛羽暴怒,沒能停下來,但也沒有擊中秦雲。

千鈞一髮之際,一隻如同枯槁般的手突然伸出,抓住項飛羽的拳頭,使他不能進分毫,亦不能抽出。

那是豐老!

秦雲饒有興趣道:「項大俠,你不是病入膏肓了么,這一掌都把桌子拍裂了。」

「哼!」

「豎子,膽敢侮辱我的女兒,我就算是病入膏肓,也要將你的嘴抽爛!」

「英雄閣閣主不過如此,敗類一個!」

項飛羽怒火衝天,奮力抽回拳頭。

就當他想要動手,大堂外眾多項家高手要衝進來的時候。

秦雲臉色忽然變了。

變得極具威嚴,變得凌駕於眾生,就好像他站在太極殿上,俯瞰萬里江山的時刻。

一股霸氣和威嚴,從骨子裏透了出來。

開口道:「項飛羽,你再好好看看,我是誰?!」

咚!

項飛羽彷彿是被人用鎚子砸了一下腦門,原地罰站。

緊接着,他看秦雲的眼神開始變幻,有驚慌,有不敢置信。

同樣的,還有項勝男!

紅唇呢喃:「這,這股氣質,難道……」

一旁的童薇嘴角露出小惡魔般的笑容,忍不住高聲笑道:「切,就你們這個眼力,也好意思自稱江湖名門。」

「嘖嘖,當今天子就站在你們的面前,你們居然認不出來,還要喊打喊殺!」

噔噔噔!

項飛羽踉蹌幾步,險些跌倒,臉上掛滿了不可置信,皇帝竟連夜親臨江北?!

一旁,項勝男的嘴角浮現一抹苦笑。

她忽然反應過來,剛才秦雲的出言不遜其實就是故意的,故意激怒父親,然後露出沒有生病的馬腳。

那麼,秦小布的身份又是怎麼回事?

全場寂靜。

個個臉色逐漸變幻,變得不安,詫異。

秦雲摸了摸鼻尖,上前笑道:「項家眾人,見朕不拜,是何居心?」

聞言,項飛羽相信了!

這股氣質假不了,也沒人可以有這麼強大的護衛,連他都無法靠近。

砰!

他帶頭一跪。

身後項勝男,項家幾十人紛紛跪下。

拱手低頭道:「我等參見陛下!」

秦雲滿意一笑,看着略微不安的項飛羽,不咸不淡道:「項家主,你說自己重病在身,欺騙於朕,該當何罪啊?」

項飛羽心中苦澀,誰能想到皇帝為了一個小小的他,還能親自跑一趟。

他也不辯解,道:「陛下,草民知罪,任由處罰。」

秦雲故意輕哼,負手道:「任由朕么?」

「那好,你這個女兒朕要了!」

項飛羽嘴角一抽,骨節攥緊,低頭道:「陛下,這都是我的主意,跟勝男無關,還請陛下法外開恩。」

秦雲摸了摸鬍渣,故意問道豐老:「欺君之罪,該怎麼處理?」

豐老笑呵呵道:「滿門抄斬。」

秦雲挑眉,淡淡道:「嘖嘖,滿門抄斬啊。」

項飛羽雖說是江湖名門,但比起皇帝來說,簡直就是個螻蟻。

他此刻不安,擔憂的磕頭:「陛下,還請您可以饒了項家的其他人,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是我不願意替朝廷辦事,才撒謊的。」

「跟他們沒有關係。」

「還請陛下明察秋毫。」

秦雲眯眼:「那你為何不願為朝廷做事?」

項飛羽一怔,陷入沉默。

他雖怨恨,但也只能藏在心裏,說出來只會讓事情更加嚴峻。

「朕在問你話!」秦雲不悅道。

項家人渾身一顫,只因為一夜之間,頭頂就多了一頂欺君之罪的帽子。

這時!

項勝男開口了。

她低頭,心中複雜道:「陛下,項家已經不是以前的項家了,江湖也不再是以前的江湖了。」

「縱使我項家有心替朝廷管理,也是無力了。」

「江湖勢力發展迅速,錯綜複雜,這一點相信陛下應該比我們更清楚吧?」

秦雲眼中一亮,一位女子還有如此見解,不錯!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朕也不是昏君,明白你們項家的真實想法。」

「項飛羽,你還在埋怨朝廷跟皇族的作為吧?還在怨恨你妹妹被賜死的事吧?」

聞言,項飛羽的眉頭一擰,瞳孔中閃過一絲痛苦!

項勝男顯然也知道此事,瞳孔伸出有一抹擔憂和哀傷。

氣氛僵住,無人說話。

秦雲嘆息一聲:「雖然朕不知道當年的事,但能理解你的心情。」

「今夜朕來,就是給你們道歉的,希望你們能夠放下芥蒂,回歸朝廷的懷抱。」

項家人目光震驚,皇帝竟然為道歉而來?!

縱觀歷史,皇帝就算再錯,也不可能認錯。

項飛羽忽然低頭,拱手沉悶道:「陛下,草民早就忘了那件事,不願出山,實在是英雄遲暮。」

「還望您可以理解。」「你體質虛寒,體內濕氣偏重,是不是平時還有痛經的毛病!」抓著小夢的手,林森順便幫她摸了個脈。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這個摸脈(把脈),就應在了這個切上。

當然,以他現在的醫術,這些問題,通過一個望字,基本就搞清楚了。

之前不說,是因為覺得不是時候!

畢竟不能剛認

《我在綜合影視黑化了》第0145章我林森,神醫! 炎天從休息處起身站出,突破了陰陽鏡的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得到了極大的提升,這是一種質的飛躍,他現在能感受到自己有多麼的強大。「要是再讓我遇到那兩頭蒼狼,我應該不會再狼狽逃跑了。」炎天信心滿滿。

無盡的天空,此時黑雲瀰漫,空氣顯得異常壓抑,電閃雷鳴不斷。「竟然引來了雷劫?!」眾人驚訝。要知道雷劫是只有在邁入太虛境界后才會被引發。「難道是有人邁入太虛王境了?!沒道理啊,那一側最多也才只有十五歲,十五歲的太虛王者?這可能嗎?!」眾人紛紛感到不敢相信。

炎天一步便從洞府內沖了出來,他也觀察到了天空中的變化,感受到了雷劫的氣息。「這是我第二次引動雷劫,第一次是我開虛天之時,現在我突破邁入陰陽之境,你也來雷劫,呵呵,看樣子上天很是重視我啊。」炎天冷笑,隨機踏上了山峰之上。

電光火石,九道閃電齊聚降臨,直接沖向了炎天。炎天不懼,《九龍密清訣》與《九損金剛法》同時爆發運轉,青龍化靈應聲而出,金身爆發直面雷劫而上。

「這是?!九雷天劫?!」天雷的爆發讓在場看到的以及外面觀看的人同時瞪傻了眼。

「這麼強的雷劫竟然出現在這個少年的身上,而且看他的樣子,竟然只是在突破陰陽境界?!」

「陰陽境界遭遇雷劫…真可以說古來罕見了,都可以跟傳說中的那些存在抗衡了吧。」「也只有那些自太古流傳下來的大能才在這個境界遭遇過雷劫吧。」眾人眼中都是充滿了不敢相信。

「還有一個人,裴洋,只有他在突破陰陽境界的時候遇到過雷劫。」「對啊,怎麼把那個至尊給忘記了。」這一雷劫的出現讓眾人想起了裴洋,逍遙派的宗主。

「但是我記得他的雷劫也沒有如此浩大啊。裴洋的只是七雷天劫吧。」眾人看著九雷天劫,議論紛紛。九雷天劫,九電齊降,要降雷九次才會停下,並且雷劫一次會比一次強大。

第一重雷劫降落,炎天毫無畏懼,直接以肉身正面迎擊,瞬間炎天肉體被打的血肉淋漓,但炎天的回復力極為強悍,肉身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進行恢復。可惜天道無情,雷劫可不會給炎天恢復的時間,第一道天雷落下,第二道緊隨跟上,緊接著第三道,第四道…一直連續不斷的降落到炎天這裡。

「老天這是不給他活路啊,陰陽境抵抗九雷天劫,拿什麼抵抗?」眾人搖頭,不信炎天能從這無盡的雷劫之中活下來。

但是炎天不信,他的道是戰道,以戰為道,以戰養道,此時的他戰意昂然,龍鱗已經覆蓋了全身,金剛之力圍繞周身,三頭青龍也爆發了出來,並且虛天之力釋放,此時炎天猶如戰神一般無所畏懼,硬生生的將天雷給打散力。

「這傢伙…這麼恐怖?!」眾人直接被炎天直面雷劫並把雷劫打散的這一幕給震懾住了。「這是個人形凶獸吧…我就從來沒見過這麼面對天劫的!」「媽的,要是我也能這樣多好。」

天雷滾滾不斷,一直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九雷天劫才全部落完,此時炎天被雷劈的都快沒人形了,全身都有一股烤焦的味道。「我是遭天嫉妒嗎?上次開虛天被雷劈,這次跨陰陽境就有雷劫。」

炎天直接掏出一枚元靈果吃進肚子,瞬間傷勢好了很多,但是讓炎天覺得壓抑的,是天空中的烏雲並沒有散去,還聚合在他的頭頂之上。

「不會是還要來劈我吧。」炎天膽戰心驚,但是他也不怕,要知道他用肉身抵抗只是為了錘鍊自己的肉身,並不是拿天劫沒辦法,要知道他的虛天是可以直接吞噬雷劫的。

突然間,天空的黑雲內五彩霞光照耀,五行之氣突然間全部爆發,五彩之色相互交融,看上去極為美麗,但是天劫的威壓卻比九雷天劫更為強勢。

「這是?!傳說中的五行雷劫?!」「這小子…是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了…竟然如此遭天妒忌。」眾人感嘆,既有感嘆炎天的天賦逆天,也有為炎天感到可惜的。「五行天劫,五行氣息,這小子…怕是扛不住了。」沒有一個人看好炎天,不信他能夠抵擋住這五行雷劫。

「哈哈!刺激,沒想到老天爺又給我送養料來了。」然而沒有人知道,此時炎天的內心極為興奮,他等的就是這五行天劫,沒想到老天就真的來了。炎天一聲怒吼,直接展開虛天,衝進了五行天劫裡面,只見虛天猶如吞天巨獸一般源源不斷的吸收著天劫內的五行之氣,只見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的本源被源源不斷的吸收到炎天的虛天之內。並且虛天是炎天的丹田說話,伴隨著虛天吸收五行天劫的五行本源而得到加強的同時,炎天的實力也在一步步得到提升,更是讓炎天直接突破到了陰陽境中期,炎天渾身的氣息猶如浪濤般不停地增長。

持續了很長的時間,五行天劫的本源之力硬是被炎天的虛天給一點點的吞噬完全。一群看熱鬧的人本以為炎天必死無疑,結果卻又發現炎天身上竟然一點傷都沒有,都不敢相信。

「這傢伙?!五行之力都對他沒作用?!」沒有人相信,甚至有人一直在揉眼睛看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什麼。然而事實就是炎天毫髮無損。

此時赤炎鳥也已經趕了過來,看到炎天沒有事才放下心來。「想不到竟然又出現了五行天劫。」赤炎鳥無奈笑道,這天劫說白了對於炎天來說就跟補品一樣,他的虛天可是獨立的世界,五行之力又如何跟世界對抗。炎天此時感覺狀態很好,十二歲的陰陽境界,古人沒有做到的,炎天竟然做到了,迄今為止即便是太古傳下的傳說也沒有人做到。

此時,另外三股強大的氣息從炎天下方的洞府內傳了出來。炎天微微一笑,「看樣子他們也是順利突破了。」縱身一躍,炎天直接跳下山來。

Leave a comment